内贾德不如鲁哈尼?为何说内贾德无法带领伊朗和美国死磕到底?

  • 时间:2020-01-14 20:13:01
  • 浏览:18158
  • 来源:晚间新闻
内贾德不如鲁哈尼?为何说内贾德无法带领伊朗和美国死磕到底?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伊朗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便成为政教合一的二元制国家。神权作为伊朗的重要标志,凌驾于政府之上,共同构建了伊朗的权力金字塔。

自1989年伊朗第一代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无常”,也就是逝世后,哈梅内伊成为第二代精神领袖。虽然在什叶派世界的声望远不如霍梅尼,但哈梅内伊在伊朗依然大权在握。

内贾德的上位,就是哈梅内伊大力支持的结果,为了对抗当时的改革派拉夫桑贾尼,避免自己被架空,哈梅内伊对作为平民代表的世俗派领袖内贾德给予了仗义相助,他的一呼百应使得内贾德如一匹黑马,在2005年以49岁的年轻年纪登上了伊朗总统的宝座。

那么,如果内贾德依然执掌伊朗,伊朗的今天就一定比现在强吗?静夜史不置可否,因为伊朗的今天,不是一个内贾德或一个鲁哈尼就能轻易改变深知逆转的。所以让他们为伊朗的过去或者今天负责都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很多伊朗民众之所以怀念内贾德,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内贾德执政期间,除了进行所谓的“平民革命”,最重要的操作是大力推动伊朗核武器的研制。比如内贾德一上台,就重启了停摆已久的铀浓缩工程。

当然,这样的疯狂举动必然遭到国际社会尤其是安理会五常的强烈不满,于是伊朗遭遇了更为严重的制裁。

不过,作为一个被西方国家制裁了40多年的国家,伊朗对面临制裁力度的大小似乎并不感冒,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你俩能不能真正拥有令其他大国知难而退的核武器,来保证伊朗在险恶国际环境中的巍然屹立。按照很多人的想法,如果内贾德也和普京一样给我20年,并向天再借五百年,那么今天的伊朗一定早早成了拥核国家,在美国面前还怕个山药蛋蛋呀?

听起来振奋人心而又扼腕叹息,实际上却因为荒诞不经而大可不必。因为伊朗无论在内贾德还是鲁哈尼时期,其拥核目标都似乎永远遥不可及。

理论上说,伊朗在研究核武器上不存在技术瓶颈,但伊朗需要时间和一个安全的国土环境,但这却是内贾德不能提供的。

由于伊朗是个名副其实的贫铀国家,所以铀浓缩就是一项极耗时间的巨大工程,再加上核引爆装置、投送装置等一系列工作,伊朗需要的时间绝对超出内贾德的总统任期,所以伊朗几乎不可能在内贾德时期拥核。

而由于伊朗所处的特殊区位,即便能拥核,也时刻处于其他国家的威胁之下。1981年以色列摧毁伊拉克核设施的“巴比伦行动”,就是伊朗核武器研制的前车之鉴。而从苏莱曼尼被轻易“清除”的情况来看,伊朗亦不具备保护核设施万无一失的能力。

所以,内贾德执政至今,也不会让伊朗“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从内贾德执政时期的内外政策来看,即便内贾德“长生不老”,也不会让今天的伊朗更美好。

作为名副其实的保守派,内贾德最大的特点就是穆斯林万岁、伊斯兰神圣,极端的教旨主义的内贾德赢得了哈梅内伊的大力支持。

但问题是“民以食为天”,再美好的宗教图景也需要先填饱肚子。而相比于鲁哈尼,内贾德的平民革命似乎深得民心,毕竟出身平民,必然对底层民众爱得深沉。

但伊朗在1979年之前,因为是美国的重要盟友,所以国内工业体系无从发展。等到伊斯兰革命后“自力更生”,伊朗在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下,生存状况每况愈下,低收入、高通胀和高失业率成为伊朗社会的主要特征。

在这样的情况下,内贾德掀起的“平民革命”一度为死气沉沉的伊朗社会带来了一丝曙光。由于内贾德大力补贴底层民众,获得了底层民众的好感。

但问题是伊朗面临的国际环境始终没有明显改善,而且因为伊朗研制核武器反而更加艰难,补贴虽好但却无法让底层民众脱贫致富奔小康,而且因为一味的补贴,内贾德反而让中高层白领和哈梅内伊等教士集团非常不爽。

所以,内贾德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逐渐“失宠”的,虽然核武器的研制使伊朗避免成为“伊拉克第二”,但却让伊朗在国际社会更加众叛亲离。

在这样的情况下,哈梅内伊才选择了温和派的鲁哈尼,希望通过更加温和的方式改善伊朗的外部环境。

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这样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虽然勇敢亮剑方能有一线生机,但在伊朗实力远不如美国的情况下,宁折不弯的下场只能是灰飞烟灭。

所以内贾德领导下的伊朗,不会比鲁哈尼更好,而因为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更大,美国会以更加轻松的方式将伊朗打翻在地。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更新时间:2020-01-14 20: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