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服装投资:转移阵地、南下越南已成“过去式”了吗?

  • 时间:2020-01-06 17:26:59
  • 浏览:104
  • 来源:关系密切
纺织服装投资:转移阵地、南下越南已成“过去式”了吗?

越南正是凭借廉价的劳动力成为纺织产业中心转移承接地之一,那下一个纺织服装成本洼地在哪里?先行吃到螃蟹的人又是谁?

《劳动法(修正案)》

11月20日上午,越南第十四届国会第八次会议在河内市国会会堂通过了《劳动法(修正案)》:允许越南的劳工自由成立和加入工会。在此之前,当地所有的工会均隶属于越南劳动总联合会(VGCL),其中有64个地方工会和18个全国性产业工会,会员人数共430万人。

越南政府此次修法,源于此前与欧盟签署的多份贸易协议、以及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意图。一方面,此法首次赋予越南劳工自由成立和加入工会的权利,具有划时代意义;但另一方面,这也加剧了当地频发的罢工问题,对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影响尤甚,其中不乏中资企业。

不少中国的投资者面对美国关税壁垒,只好游走在两国的夹缝,把产业链转移到东南亚国家,从而出口海外市场。由此,越南、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都成为了投资的聚集地。在东南亚众多国家当中,越南以低廉的工资水平和众多劳动力及丰富的土地资源,吸引了不少投资者觅地设厂。

"去越南”就成为了中国投资者这两年的关键词,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中国在越南有投资项目1846个,合同总额119.4亿美元。

跨境投资中,绝大部分是依赖低廉人工的初级制造业,如鞋、纺织品和服装辅料工厂。这些昔日集聚珠三角一带的中国工厂,随着国内的人力成本从2008年至今翻了整整一倍,都选择了越南作为下一站。当地劳工成本只有中国一半,外商还享有“两免四减半”税收优惠,即前两年免征企业所得税,其后四年减半征收,这些因素吸引了中国投资者的到来。

过去6年,越南的外来直接投资额,由2013年的89亿元大幅上升至上年的155亿元;越南的GDP增长一直维持在5.2%至6.8%之间,去年更冲破7%,越南的经济仍在快速增长。

但是大量订单和资金涌入,随之而来的就是成本大幅提升。劳动力价格在上涨,土地价格在上涨,这些曾吸引珠三角工厂南迁的主要原因,变得优势不再。劳动力密集型的初级制造业,终归是逃不过”刘易斯拐点”,即“在工业化过程中,剩余劳动力被吸收完毕,工资取决于劳动的边际生产力。”工作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工厂不涨工资就找不到合适的员工。

工作效率

事实上,越南第一地区的最低工资,早已不是当年的100美金每人每月。當地的工資不断上漲,由2015年310万越南盾(940.52rmb)升至今年的418万越南盾(1235元)。

而在今年7月,越南全国工资理事会在决定2020年所有地区最低工资标准上调5.5%,第一地区由418万越盾增至442万越盾(1341rmb)。据称,越南工厂员工的实际平均工资早已经上涨到2200元至2400元人民币。

虽然越南的工资仍然是中国的一半,但是工作效率一直为人诟病。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2016-2017》,在全球138个国家中,越南劳动力市场效率排在第63位,远低于中国。越南的生产成本上涨和工作效率低下,让不少南迁的中国企业又返回了中国。

据港媒《南华早报》的报道,一位迁往越南的东莞鞋厂老板周某,仅一年就放弃了一个投资500万元的工厂。在他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中国与越南工人效率的差距。越南工人根本不加班,多数人没有技能,造成生产效率低下,交货时间总推迟。”据说越南人不爱加班是源于很强的家庭观念,对他们来说饭点就回去吃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对投资者来说,这种习惯并不是好事。

除此以外,当地频发的野猫罢工(wildcat strike)也让中国工厂主们手足无措。

野猫罢工(wildcat strike)

2016年,一家越南的台资鞋厂企业发生大罢工,源起是员工不满资方公布新的人力资料管理制度,1.7万名员工直接罢工三天。

类似的罢工在越南比比皆是,据越当地政府的报告显示,单是2019年上半年,全国发生了67起罢工事件,当中82.1%发生在外资企业,韩国企业和中国台湾企业均发生16起;中国大陆企业占10起;而日本企业也有4起。

大多数罢工发生在劳工密集型的企业,如纺织品和成衣(占28.36%),皮革(19.4%),塑料(16.42%)和木材(14.93%)。罢工主要源自利益和权利纠纷等。平均每起罢工事件持续2至3天。发生的所有罢工事件都不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和手续。”

但是越南罢工频繁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据长期研究越南的中山大学社会系教授王宏仁称,越南工人罢工是基于对低工资、长工时和威权的管理的不满。

(来源:科技新网)

“越南每年工资调整追不上物价上涨,而劳动密集型企业又尽可能的压低工资。越南普遍是 6 天工作,旺季赶着出货时加班时间又容易过长,长工时和低工资很容易酿成罢工。与此同时,工厂的管理方式通常是从中国内地直接原封不动搬到越南,也就是一套动辄痛骂的权威式管理,但越南人不太吃这一套。”

他认为当地劳工有很强的工会意识,早期越南工厂的罢工不断,就是因为管理层不理会工会的意见以及劳工的不满,劳工才会以罢工为手段争取权益。投资者应该学会与当地政府和工会沟通,来避免突面其来的停工所造成的损失。随着越南政府对劳工法的进一步完善,越南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又将减弱。

此外,越南先通过的《劳动法(修正案)》也认可了劳工过往自行成立的代表性组织。与此同时,该劳动法修订案还涉及劳动标准、雇佣者组织的权益和责任、国家对劳务的管理、男性与女性的退休年龄延迟等等。

在新法下,越南劳工的每日工作时间不可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长不超过48小时。每天加班时数不得超过正常工时的50%,每个月累积加班时数不得超过30小时,平时加班1.5倍工资,夜间及周末加班是2倍工资。法定节假日是3倍。

越南加入CPTPP确实可以使“越南制造”大幅削减97%-100%出口关税;但是为之修改的劳工法例,也将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增大。对于境外投资者而言,他们定将重新考量,甚至加速工厂往东南亚其他地方转移,来维持自身的竞争力。

但归根究底,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单靠以低廉劳动力来压低生产成本、提升竞争力的老套路,终归会掉入忙于搬迁的死循环。

“到今天,大陆的成本也上升了,我们再往东南亚其它地方去搬。几十年以后,我们往往非洲去搬,没地方可换了。这不是在解决问题,是在逃避问题。”

中国纺织及制造业要实打实的提高竞争力,还得从根本上着手,利用自动化、人工智能来提高生产效率,最终促成产业升级,才能避免被淘汰。

更新时间:2020-01-06 17:2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