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整容狂魔又要把性别全整了,还称自己内心一直住的都是女芭比

  • 时间:2020-01-06 02:43:57
  • 浏览:107
  • 来源:午间新闻
巴西整容狂魔又要把性别全整了,还称自己内心一直住的都是女芭比

据英国《镜报》2020年1月4日报道,花了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56万元)疯狂把自己整成“芭比娃娃的男朋友肯”的巴西男子罗德里戈·阿尔维斯(Rodrigo Alves)最近又有新动作,他向媒体展示了他最新的“迷人而女性化”的外观,透露了自己内心隐藏已久的性别认同的斗争,正是这种内心的挣扎导致了他多年来沉迷于极端的整容手术。

但是如今,罗德里戈·阿尔维斯(Rodrigo Alves)要勇敢地成为一名女人了。这位真人秀电视节目明星穿着礼服和高跟鞋说:“终于有机会告诉世人我是女孩,真是太神奇了。我叫肯,但我内心一直住的都是女芭比。”

激素注射使她的女性曲线更加优美,金色的接发和假睫毛营造出迷人的外观。罗德里戈现在喜欢用代词“她”来称呼。罗德里戈说:“我终于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迷人、美丽而女性化。多年来,我一直试图过着一个男人的生活。我身体做了假的六块腹肌,手臂上也是假肌肉,但其实是在对自己撒谎。我是一个女人,一直是女性化的思维。现在我的身体跟我的思想是一致的。”

明年,36岁的罗德里戈将完成全部的变性手术。

来自巴西但现居伦敦的罗德里戈承认,终于花了很大的勇气才敢承认自己是其实想成为女人的。她说:“过去三个月,我在关上门来的时候活得都像女人一样。我喜欢女性身份带来的一切——去漂亮的发廊,修指甲,修眉和修睫毛。购买礼服和高跟鞋。但是我一直被人恶搞,被人骂是怪胎和疯子,所以我当然会对人们对我的反应感到紧张。几年前我做不到,但现在感觉容易些了。人们对变性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只是希望人们能接受我作为一个女人,不要对我进行评判或嘲笑。”

罗德里戈对成为女性的渴望始于年幼时期。她说:“我非常女性化,曾经喜欢玩洋娃娃,穿妈妈的衣服和高跟鞋。我本能地更喜欢为女性设计玩具和衣服。我在校时被欺负也是因为我非常女性化。男孩会踢足球,女孩会打排球。但我永远和女孩一起玩。我受到了身体虐待——我的脸被推入小便池,我还被扔下楼梯。我非常女性化并且柔弱也无法保护好自己。这是非常痛苦的。”罗德里戈认为,欺凌激励了她勇敢地活出自己生活的精彩。她20岁时移居英国,并在大学学习公共关系。随后做过空少,然后在欧洲的电视综艺节目中做艺人。她于2018 年出现在英国综艺节目《名人大兄弟》(Celebrity Big Brother)上。

她对整容手术的痴迷始于17岁时候的缩胸小手术和19岁时候的隆鼻手术。从那以后,她又进行了70多次手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被称为“芭比男友”和“整容假脸”。去年,医生帮她取出了之前重塑的六块腹肌,然后将其植入她的臀部,做臀部塑形。德国的一档电视纪录片记录了她做的这项手术。

她还说:“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表现得像个男人,但内心深处,我一点也不快乐。当我看到美丽的女人,我会感到嫉妒,因为我想像她们一样。我思想像女人,举止像女人,因为我一直内心深处就是一个女人。”罗德里戈承认当他告诉妈妈和姐姐她正在经历性别过渡时,心情很忐忑,但他们很支持。她说:“我的妈妈更担心是我计划要做的手术过多了而我姐姐说她希望我变成女人可以长得像她。”

罗德里戈终于意识到她想改变性别是在一年前在纽约拍摄照片时。她被要求穿着女士服装进行拍摄,然后她将衣服带回家。罗德里戈说:“我开始在家试穿,这让我感觉很漂亮。这是一种觉醒。终于,一切对我来说都变得清晰了。我回到英国,与我的全科医生约好,他后来将我把我介绍给了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生。在一个月之内,我被诊断出患有性别畸形,并可以选择开始服用合适的药物来进行性别过渡。” 罗德里戈认为她的身体的反应很明显,因为她的思想是女性思想,而且她的身体已经比大多数男性产生更多的雌激素。她说:“要让我的身体完成全部的性别变化,这将需要两年的激素治疗,但其实这种女性化的表现已经非常明显了。我的皮肤更柔软,现在我体脂分布也变得很不一样,脸也变得越来越圆润。”

罗德里戈被直男吸引,但也承认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约会。她说:“人们总是以为我是同性恋,一开始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但是我从来都不是。我一直被直男吸引,因为我就是女人。我很少有人际关系,也没有太多的交际经验。”自从开始性别过渡以来,罗德里戈说她注意到人们对她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她说:“我真的很享受这样的经历。我还没有扮成女性去过公共场所,但是我的确与众不同,在机场或大街上都会引起很多注意。男人盯着我看,因为他们垂涎于我。女人盯着我看,因为他们想复制我的穿着。这是完全不同的关注点。以前,人们看着我,因为我看起来非常雌雄同体,对一个男人来说很奇怪。但现在我希望他们盯着我看是因为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更新时间:2020-01-06 02:43:57